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咨询 >  正文
4名解放军牺牲!印军死亡20人!“加勒万河谷”战斗细节官方首次
发布日期:2021-09-11 06: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2月19日,在全国人民刚刚结束新春佳节,重返工作岗位之际,我军边防部队去年6月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的英雄事迹终于被公开报道。

  尽管这次官方披露的战斗细节仍旧比较有限,但通过对比中印两国目前已经公开的战报,仍能从中看出一些令人感动的细节。

  在1962年的对印自卫反击战当中,我军各级指挥员不怕苦,不怕死,带头冲锋,敢于牺牲,带出了一个又一个英雄的战斗集体,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最终胜利。

  在2020年6月的战斗当中,我军边防部队延续了一贯的优良传统,从我军的官方报道来看,在前出谈判时,英雄团长祁发宝习惯性的走在了最前面。

  在埋伏的印军围上来的危急时刻,身为指挥员的团长祁发宝依旧站立在我军阵线的最前沿与印军据理力争:

  2020年6月,外军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越线搭设帐篷。按照处理边境事件的惯例和双方之前达成的约定,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蹚过齐腰深的河水前出交涉。

  交涉过程中,对方无视我方诚意,早有预谋地潜藏、调动大量兵力,企图凭借人多势众迫使我方退让。

  “他们的人陆续从山崖后冒出来,黑压压挤满了河滩……”参谋陈鸿宇回忆说,“我们人虽少,可拼了命也不能退呀!”

  祁发宝张开双臂挡在外军面前,大声呵斥:“你们破坏共识,要承担一切后果!”同时组织官兵占据有利地形。——引自《人民日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

  在战斗开始之后,印军将我军指挥员作为了围攻的重点,显然,印军以为,只要拿下中方指挥官,那么失去上级监督的中国军队必将军心大乱,为其所击溃:

  “官兵们组成战斗队形,与数倍于己的外军对峙。对方用钢管、棍棒、石块发起攻击。祁发宝成为重点攻击目标,头部遭到重创。”——引自《人民日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

  印军的思维与战术,如果作用在一支“官是官,兵是兵,官把兵当仆人,当兵只为混口饭吃”的旧军队身上,那么很可能就成功了,但是,他们面对是英雄的人民军队,在主官被围攻的情况下,我军其余指战员临危不惧,香港内部马料2020年奋勇争先,以顽强的战斗意志,在冷兵器的近身格斗当中,以少敌众,将占有人数优势的印军彻底击溃,逐出了战场:

  “见此情景,陈红军带人立即突入重围营救团长,陈祥榕作为盾牌手战斗在最前面,摄像取证的肖思远也冲到前沿投入战斗。

  增援队伍及时赶到,一举将来犯者击溃驱离,取得重大胜利,外军溃不成军、抱头逃窜,丢下大量越线和伤亡人员,付出了惨重代价。”——引自《人民日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

  根据后来印军发表的战报,在6月份的冲突当中,印军共死亡20人,其中含一名上校指挥官,伤76人,被俘10人(后被中国方面释放)。相比于我军4人牺牲,1人重伤的伤亡,印军在占有先手优势的情况下,可以说是惨重失败,伤亡惨重了。

  当然,我军每一位英雄的牺牲,都是宝贵的,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永远是独一无二的。

  “陈红军、陈祥榕、肖思远毫不畏惧、英勇战斗,直至壮烈牺牲。王焯冉在渡河前出支援途中,为救助战友牺牲。”——引自《人民日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

  许多印军,不是死在了正面较量的战场上,而是在被击溃之后四散逃跑摔死的,或是在负伤之后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在寒冷的夜晚被冻死的(被他的战友们抛弃了)。这也是为什么在战斗结束之后,印军先是宣称自己只有3人阵亡,后续修正为20人阵亡的原因。

  在2015年,军报记者发表的一篇报道《边防营长甘当昆仑卫士 讲述高原戍边艰苦生活》当中,祁发宝曾讲述过自己的带兵理念:

  我的第三点体会是:“环境再艰苦也苦不过心灵缺爱”。作为一名基层主官,只有倾心建连爱战士,才能锻造过硬战斗队。

  恶劣的自然环境、繁重的守防任务、苦寂的守防生活,严重影响着官兵身心健康,带兵育人是我的重要职责。熟悉我的人都说:“他这人对手下的兵很好”,这是我最爱听的线后青年官兵大都是独生子女,www.52333.com,没有经过艰苦生活和艰巨任务考验,要想让他们在雪域高原安下心、扎下根、戍好边、守好防,就必须把战士当兄弟看,把营连当家建,带着大家一起苦一起干,这样才能越苦亲情越浓,越苦感情越真,越苦凝聚力战斗力越强。——引自《边防营长甘当昆仑卫士 讲述高原戍边艰苦生活》

  从2020年6月的战斗过程来看,祁发宝团长真正做到了“把战士当兄弟看”。上下一心的过硬队伍,在战场上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

  “团长顶在最前面阻挡外军,营长救团长、战士救营长、班长救战士。”回顾那场战斗,一名指挥员动情地说,我官兵上下同欲、生死相依是这次战斗以少胜多的关键所在。——引自《人民日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

  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只有在平时以身作则,在战时冲锋在前的指挥员,才能带出战斗力过硬的集体,只有每一个战斗员都将崇高理念装在心中,才能在以少敌多的关键时刻临危不惧,奋发出超人般的战斗意志,死战不退。

  在历次对外军事斗争当中,我国向来是“做的多,说的少”,因为作为一个强敌环伺的发展中大国,我国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发展转型时期,有大量的内外矛盾亟待解决,很多事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国家必须通盘考虑才能处理周全。

  但是“说的少”,绝不意味着“忘记”,一时不说,是因为时机不成熟,是为了将来更好地说。祖国不会忘记每一个为祖国奉献的人:

  “授予祁发宝‘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追授陈红军‘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给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引自《表彰卫国戍边英雄官兵》

  就在我国官方披露此次战斗经过之前不久,中印两军在前线达成协议,相互之间脱离接触。

  在我军装甲部队撤出前沿阵地的时候,印度方面惊讶的发现,在前线,我军居然已经部署了约两百辆主战坦克,并且在一声令下之后,我军可以高效的将这些坦克迅速撤出(这意味着运回来也很容易)。

  虽然印度媒体有一贯不靠谱的“大嘴巴”传统,这个数字可能并不准确,但是从前沿传出的实拍照片来看,我军装甲部队的数量及质量要远远超出当面的印军。我军部署的装甲部队实力,完全是为全歼当地印军而做的准备,一旦开战,等待印军的必然是悲惨的失败。

  只要放大图片,并结合我方军事报道就不难发现,我军最先进的装甲力量已经集结在了对峙一线A坦克就在对峙现场,圆脑袋的88系列坦克,不久就会被更加先进的坦克所替换。

  相比之下,印度在对峙前沿集结的装甲力量就显得十分单薄了,不同于中国随便一个镜头里就是一个连的水平,印军反复在媒体上大幅渲染的装甲力量,其实仔细数数,总共就只有那么几辆车而已,要是真的数量很多,印度怕是早就拍个大合影炫耀了。

  通过梳理,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在指战员的精神士气上,还是在武器装备的硬实力建设上,解放军都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发生于去年6月的“加勒万河谷冲突”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中印冲突,更复杂艰险的斗争,一定还会在未来上演,身为普通群众的我们,对前线指战员最大的支持,就是对他们给予百分之百的信任,不要随任何谣言与传闻“起舞”,不要给前线制造任何舆论压力。